解密蘇炳添:“中國速度”是這樣“練”就的

來源:金羊網 作者:林本劍、柴智、王沫依 發表時間:2021-10-02 23:53
金羊網  作者:林本劍、柴智、王沫依  2021-10-02
在接受記者獨家專訪時,蘇炳添道出了心聲:個體努力、技術改進、外教助力以及科學手段的介入,都是成績飛躍不可或缺的因素。
在東京奧運會田徑男子百米半決賽中,蘇炳添(右)以9秒83獲得小組第一晉級決賽,並打破亞洲紀錄 圖/視覺中國

羊城晚報全媒體記者 林本劍 柴智 王沫依

百年奧運史上,男子百米飛人大戰一向是歐美白人和黑人的天下,黃種人要想躋身奧運百米大戰最後的決賽,曾被認為是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務”。但在今年的東京奧運會上,蘇炳添做到了,他成為電子計時器時代首位晉級奧運百米決賽的黃種人,甚至在半決賽中跑出了9秒83的新亞洲紀錄,這一歷史性飛躍的成績足以在決賽中奪得銀牌。蘇炳添的“中國速度”是如何練就的?在接受羊城晚報記者獨家專訪時,蘇炳添道出了心聲:個體努力、技術改進、外教助力以及科學手段的介入,都是成績飛躍不可或缺的因素。

執着百米夢想,打磨技術主動求變

從日本短跑名宿伊東浩司在1998年曼谷亞運會百米決賽中跑出10秒紀錄以來,黃種人花費了17年,才由蘇炳添跨過這道速度的門檻——2015年5月31日,蘇炳添在國際田聯鑽石聯賽美國尤金站以9秒99的成績獲得男子百米第三名,成為第一位打開10秒大關的黃種人。而從2011年以10秒16的成績打破全國百米紀錄,到今年東京奧運會百米半決賽以9秒83的成績創造亞洲紀錄,蘇炳添用了10年,將成績提升了0.33秒。毫釐之間的提升,付出的卻是千百倍的努力。

百米短跑被譽為“運動之母”,充分展現人類的爆發力和速度極限。短短的10秒左右時間,將力量逐次分配給身體,完成起跑、加速、途中跑和衝刺的階段轉換。由於人種和基因不同,黑人運動員在力量、速度、彈跳、爆發力等多個方面有着先天的優勢,而黃種人的平均肌肉爆發力只有黑人的一半左右。因此,黃種人能夠將百米成績破10秒,本身就已經是奇蹟,而蘇炳添卻已10次完成這一壯舉。

蘇炳添表示,百米成績每提高0.01秒,都意味着一次勝利,也意味着要付出常人難以想象的努力。在蘇炳添的世界裏,有着對百米夢想的執念。科比在“蘇神”打破亞洲百米紀錄時,曾評價道“速度屬於執着於每一個0.01秒的人”。蘇炳添雖然天賦異稟,且在百米跑道上不斷苦練,但這些並不是實現成績突破背後的所有因素。

在蘇炳添看來,2014年是其個人成長非常好的契機,“2014年國家田徑管理中心頒佈了一個利好政策,讓優秀運動員走出去以賽代練,同時將人才和先進的技術引進來。當時我的百米成績在10秒20左右,整體的水平並不高,而且身體力量也相對較弱。”

去到外面的世界,蘇炳添才知道百米短跑原來可以這麼練、這麼跑。“我發現歐美運動員的訓練並不是純粹的跑步,他們在跑步過程中會分很多個段落,而且熱身活動的方式也與國內完全不同”。正是眼界的拓寬,讓蘇炳添有了聘請外教的打算。

在此期間,蘇炳添已開始對技術調整作出嘗試。起跑腳從右腳改為左腳,以減少原來第三步的停頓遲緩,並不斷磨合起跑到途中跑的自然過渡。同時將百米跑的步數由原來的47步增加至48步。此外在細節處理上,蘇炳添也在逐漸刻意改變自己的擺臂動作,這樣的嘗試讓他在百米跑時的腳掌落地發力感更強。

中國田徑接力主教練袁國強從2007年開始便在廣東省二沙體育訓練中心帶蘇炳添,看着他一路成長為“亞洲之光”。對於蘇炳添的技術調整,袁國強教練在接受羊城晚報記者採訪時表示:“蘇炳添在起跑腳由右腳改為左腳後,百米跑的連貫性更強了。”

值得我們肅然起敬的是,蘇炳添在2015年改變起跑技術之前,已經是中國飛人,在改變擺臂技術之前,曾兩次突破百米10秒大關,也擁有跑進世錦賽百米決戰的履歷,稱得上是亞洲第一飛人。但他非但沒有躺在功勞簿上睡大覺,反而不斷打磨、改進自己的技術。

師從外教後,大腿後羣肌肉好似彈簧

讓蘇炳添再度實現成績飛躍的是外教蘭迪的到來。

從2017年冬訓開始,蘇炳添的訓練工作改由美國外教蘭迪主管。蘭迪對蘇炳添的訓練安排、手段選擇、技術改進和具體要求,都完全打破了以往的模式,這被蘇炳添認為是自己運動生涯的又一轉折點。但對這名外教,蘇炳添也經歷了從懷疑到信任的過程。

“當時選擇蘭迪也是有些機緣巧合吧,2017年全運會結束後,當時我剛剛結完婚,隊裏原本計劃去美國訓練,但我個人還是傾向在廣東自己練,這樣可以多陪陪家人。”蘇炳添很坦白地表示,其實當時已萌生退意,“確實有慢慢退下一線的想法,想在廣東訓練,過渡一下就好,但田管中心的領導為確保我的成績不受影響,還是希望我在北京練,更主要的原因是外教蘭迪一直在北京。”

但與蘭迪的合作一開始並不順暢,“因為蘭迪此前一直是跳遠教練,從來沒有帶過短跑運動員,大家心裏都沒底,但我想着有教練帶着練,總比自己練要好,於是就跟着他先練了兩個月”。這兩個月,蘇炳添聽從蘭迪的建議,主要進行了兩方面的改變:首先是起跑前後腳的距離,其次是接觸地面時腿的練習。技術改變後的首場比賽,蘇炳添就嚐到了甜頭。“當時是參加歐洲的一項室內60米賽,我以6秒55的成績獲得冠軍,距離當時個人最好成績的6秒50只差了0.05秒,這讓我覺得自己非常適應蘭迪的訓練方式”。

經此一役,蘇炳添意識到“這個教練的訓練方式更適合我,這就好比一位老師教不同的學生,也會有好差之分”。雙方在度過磨合期後,蘇炳添在蘭迪的全新訓練體系下開始迸發出巨大潛能。

“蘭迪是一名論述型教練,他不會像其他教練那樣完全看實戰。在訓練中,他會將科學、科技和大數據相結合。”蘇炳添表示,在訓練之初,外教傳授的很多訓練技術動作都很難完成,“即使吃力完成後,大腿後羣肌肉會非常痛,現在回想起來應該是肌肉力量不足導致的,而當你有足夠的能力時,做這些動作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。外教會將你的大腿後羣肌肉逐漸練成像一根彈簧一樣,讓你在奔跑的過程中擁有越跑越輕鬆、越跑越快的感覺。事實證明,我們黃種人也是完全可以適應歐美的這套訓練體系的。”

蘭迪通過以往的運動數據研究,曾不斷地給蘇炳添灌輸自己的理論判斷,“他不止一次地告訴我,我具備百米跑9秒78的水平,蘭迪鼓勵我説,以我的能力完全可以創造一個奇蹟。”蘇炳添一邊對記者説一邊笑着搖搖頭,似乎至今都不太相信蘭迪的“天方夜譚”。“我當時對蘭迪的言論肯定是不信的,因為這個對我來説是一個極限,即使你再有能力,也不可能百分之百地發揮出來,很多比賽你發揮出九成就已經相當不錯了。百米短跑想要呈現出完美成績,必須要有天時地利,比賽當天的天氣、濕度和風速等缺一不可”。

科學手段助推,力量媲美歐美運動員

蘭迪對自己的技術改變,蘇炳添認為是全方位的。他表示,外教最大的特點就是科學的訓練方法。“與以往訓練最大的不同就是加入了科學元素,比如一些專項化的器材我都是第一次見到,又比如跳躍式的測試方式,我們稱之為數字跑道,根據你每次的訓練,在接觸地面的同時會即時顯示你的跑動數據,讓你很直觀地瞭解自己的狀態”。

蘇炳添認為個人力量的提升是一點點累積的,“我剛開始接觸那些國外體能器材,最初只能做到900次,但現在可以輕鬆做到3000次,這對腿部力量提升的貢獻是巨大的。”

蘇炳添的起跑技術被公認是世界一流,這得益於他不同於常人的腿部和腿部肌肉力量。

跟隨蘭迪訓練後,蘇炳添認為,2018年是其運動生涯的分水嶺。“在2018年前,我百米跑的最大優勢就是起跑和前半程,這兩塊一直都是非常有競爭力的,同時我也認識到後程降速的問題,這就導致我不足以再進一步突破10秒大關”。

這也是蘇炳添在60米跑大賽屢屢奪冠、卻在百米跑無法實現再突破的主因。北京體育大學田徑教授熊西北表示,蘇炳添的爆發是因為中國現階段短跑訓練理論的改變,“以前大家都重視百米跑的前半程,現在更強調40米到100米之間的加速。”

一項對世界優秀短跑運動員的研究表明:短跑運動員的百米跑成績由10秒90提高到10秒,諸多因素中,爆發力的提高佔20.57%,力量的加大佔12.34%,而放鬆能力的改善佔到21.57%。

正是蘭迪的到來解決了蘇炳添後程衝刺力差的弱點。“歸根結底還是肌肉能力和力量的不足,這幾年跟着蘭迪練,很多人都説我的身體機能和肌肉外觀越來越有歐美運動員的範兒,我個人也有同感,自己的身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”當記者問如果提前開啓外教的訓練模式,蘇炳添的神奇之旅會不會提前上演?對此,蘇炳添深思了片刻,肯定地回答道:“我覺得起碼可以提前三四年,畢竟剛出道的時候自己的身體素質還是相對薄弱的。”

對於外教給蘇炳添帶來的變化,袁國強表示,“這個外教團隊非常有系統性,體能師負責體能,康復師負責康復,分工明確。蘭迪不同於我們這些運動員出身的教練,他本身是學術派,非常擅於利用科學手段,注重大數據與理論的相結合,他會利用一些儀器等技術手段,監測蘇炳添的身體狀況,通過長時間跟蹤其起跑、衝刺、擺臂等技術動作,用大數據的方式提出合理有效且針對性極強的調整建議,這對蘇炳添身體能力的提升發揮着舉足輕重的作用。”

劉翔和蘇炳添 圖/視覺中國

接棒劉翔,他從“追光者”變成“引路人”

蘇炳添在奧運會上創造歷史後,劉翔曾高呼“封神”!蘇炳添認為,劉翔是中國甚至是整個亞洲短跑項目的“引路人”。“翔哥用實際行動告訴所有人,其實我們黃種人是可以站上奧運會短跑決賽跑道的,我們是有能力拿冠軍的!”

蘇炳添一直很崇拜劉翔,2004年劉翔在雅典奧運會男子110米欄奪冠後,曾於2005年前往中山市體校,那是蘇炳添第一次見到劉翔本尊。“當時我只有16歲,在學校的三樓遠遠望着操場上被粉絲前呼後擁的劉翔。”蘇炳添回憶道,“劉翔雅典奧運會奪冠時,我在睡覺,第二天起來聽説他拿冠軍了。那時候太小,對奧運會沒有什麼概念,但後來從事百米跑後,才逐漸瞭解劉翔,才明白他對於整個中國田徑短跑運動的意義。”

2012年倫敦奧運會,首次參加奧運會的蘇炳添,被安排與劉翔住在同一個房間。“那時我跟他説起2005年在中山第一次見到他,翔哥説怎麼當時不找他玩,我開玩笑地説,當年彼此的身份太過懸殊”。此後,劉翔在倫敦奧運會第二次因傷退賽,再度深陷輿論漩渦,不久飲恨退役。英雄相惜,蘇炳添表示,若沒有輿論壓力,劉翔甚至可能出戰東京奧運會,“我覺得大家欠劉翔一個道歉”。

相比當年的劉翔,如今蘇炳添的光環有過之而無不及,已成為中國體育界新的旗幟。當年的16歲少年,已從“追光者”變為“引路人”。“私底下,翔哥會經常鼓勵、激勵我,他是我的榜樣,我也希望能成為年輕人的榜樣,將這種榜樣的力量一路傳承下去。”談到年輕運動員的成長,蘇炳添認為,成長過程中所要經歷的波折與困苦都是必須承受的。“有天賦的運動員太多了,但我們不要過多幹涉他們的成長過程,只需要把最好的資源給他,多鼓勵他,只有克服一切磨難,才能迎來豐收季節,我就是這樣一路走來的”。

羊城晚報全媒體記者 林本劍 柴智 王沫依

蘇炳添全運會圓夢,教練袁國強(右)和他一起上台領獎 圖/視覺中國

恩師袁國強:成功絕無僥倖,他的專注無人可比

陝西全運會百米決賽奪冠後,蘇炳添和他的廣東省隊教練袁國強一起登上了領獎台。蘇炳添把金牌獻給袁國強。“我跟教練許下過願望,這個冠軍要送給袁導,他為中國短跑立下了汗馬功勞。雖然他沒去東京奧運會,但一直在幕後指揮我們、支持我們。這塊金牌也屬於袁導,謝謝袁導!”作為蘇炳添的伯樂和恩師,袁國強對蘇炳添的瞭解幾乎無人可及。

袁國強對蘇炳添的第一印象是“跑起來很協調,像一個球”,而他的任務就是幫蘇炳添“把小球變成大球”。

袁國強與蘇炳添是同類型的運動員,身高都在1.70米左右,卻創造了中國男子百米電子計時的第一個全國紀錄。“百米短跑沒有障礙物,運動員只需要不停地擺動雙腿向前跑,對身材的限制是最小的。”袁國強鑽研的是如何將步頻、步幅與身體條件完美結合的理論。

對於蘇炳添的蜕變且32歲依然維持在超高的競技狀態,袁國強表示,這是綜合各方有利因素才造就瞭如今的成功。“首先是時代的進步、科學技術的發展,按摩和水療等技術手段更為先進,讓運動員逐漸遠離傷病的困擾。其次是先進的科學儀器也讓運動員能夠迅速從傷病中恢復,以最快速度投入到訓練中。畢竟這種短跑項目,必須要通過不斷的訓練來打磨”。

當然,袁國強覺得蘇炳添的騰飛,核心因素還是其職業態度的端正和對田徑事業的專注。“訓練上的自覺性是蘇炳添的一大優點,他只要鎖定目標,就會認真去做,嚴格要求自己,比如他想着百米破10秒,那他的訓練就會圍繞着這個目標來展開。即使是比較枯燥的力量訓練,他每次都做得很足、很認真;而且對每日的訓練計劃一絲不苟,該練起跑就練起跑,該練衝刺就練衝刺,平常不會像有些隊員那樣一邊訓練一邊聊天、或者看手機,他屬於那種投入、敬業的運動員,完全沉浸在百米的跑道上”。

在袁國強看來,蘇炳添的成功沒有一絲僥倖,完全是14年如一日的專注和態度始終如一,一切才能水到渠成。“很少有運動員能像阿添有這樣的職業態度和品德,我們在訓練前只是簡單的溝通,他平常會記錄自己的訓練,非常清楚應該怎麼練,應該注意些什麼。”同時,袁國強教練也覺得蘇炳添是善於動腦筋的運動員,“他經常會總結自己的技術特點,也會思考摸索出現問題的原因,常常會問‘為什麼我不能完成這個動作’?比如2015年改變‘扒地’的技術動作時,他都會半夜起來思考這個問題,並與當時一同訓練的謝震業反覆推敲,這就是其職業態度的最好體現。”

在第十四屆全運會上,蘇炳添帶領廣東小將捍衞了“中國速度”的榮耀,廣東短跑也湧現出嚴海濱、陳冠鋒等新人。對於廣東短跑的長盛不衰,袁國強教練覺得還是因為歷史底藴深厚,“短跑向來是我們廣東的傳統優勢項目,從教練員到運動員,我們的技術動作一直處於國內頂尖水平,這更多的是廣東短跑的一種傳承。當然,這也與天氣有一定的關係,短跑項目是必須要始終保持訓練強度的,南方人耐熱,夏天訓練更容易適應,而且冬天氣温也不低,冬訓能保持適合的強度。”

中國能否出現第二個蘇炳添?袁國強教練認為,這會是一條漫長的路。“嚴海濱和陳冠鋒在這次全運會上的表現有很大的突破,但兩人目前均處於成長期,比如陳冠鋒與高手對決時如何過心理關、嚴海濱如何不斷提升比賽能力,這些都是要靠一朝一夕的苦練才能逐漸達成的。這些年輕人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而且這條路一定不會比蘇炳添走得輕鬆”。

羊城晚報全媒體記者 林本劍 柴智 王沫依

編輯: 寶厷
新聞排行榜
精彩推薦